首页 教育 升学 留学 外语 考试 培训 辅导 资讯 最新新闻
首页 > 教育 > 正文

那些铁了心生二胎的家庭,现在都怎么样了?

发布时间:2021-07-27 11:21:00 来源: 搜狐

原标题:那些铁了心生二胎的家庭,现在都怎么样了?

文 | 米粒妈

米粒妈一直很好奇,有2个或3个孩子的家庭里,家长真的能一碗水端平吗?

米粒妈看过一个视频,二胎弟弟满满的求生欲,让人看到就想笑。

视频里,弟弟想看电视,被拒绝之后心情不好,趴在地上吵吵。结果,吵到了姐姐。

姐姐冲到客厅里,对着弟弟大声吼,“吵死了”!

弟弟也不甘示弱,站起来直面姐姐大喊,“吵你怎么了”?

姐姐毕竟多吃了几年盐,继续对弟弟施压,“再吵试试”!

弟弟前一秒还气势汹汹对峙,后一秒马上变脸。脸上堆着笑,眼里含着泪,手上比着心,对着姐姐说出一个谐音梗——超喜欢你吆

看这姐弟俩的相处模式,米粒妈算看明白了:多个孩子的家庭里,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

卑微二胎这么多,肯定不止这一个。还有个小男孩被姐姐欺负,跑去找妈妈告状。

妈妈鼓励他拿工具去打姐姐,小男孩拿着床刷就去敲姐姐的门。

姐姐一打开门,弟弟立马就怂了。顺势蹲下拿着床刷就开始扫地,还给自己找过了好台阶,“这里脏了,我帮你扫扫”。

妈妈调侃说,一个合格的二胎,就要学会在关键时刻保护自己。

田亮和叶一茜的儿子小亮仔,也像视频里的弟弟一样,是被老大碾压的卑微二胎。

小亮仔曾经创作过一首打油诗,“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我亲姐。”

视频里的亲姐森碟,一副大佬的样子,蔑视地看着怕他的弟弟。

老大在家里“飞扬跋扈”的底气,可不是凭空就有的。

叶一茜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,森碟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特别“恨”弟弟。有了弟弟之后,森碟似乎也退化成一个小婴儿。

弟弟在喝奶,森碟也吵着喝奶。妈妈给她倒了一杯奶,她不乐意,偏要跟弟弟一样用奶瓶喝。

米粒妈想起像风一样奔跑的森碟,跟妈妈撒娇用奶瓶喝奶的场景,就觉得很好玩。

家里本来是一个孩子独大,有了弟弟妹妹之后,家人的时间精力被二胎“抢”走很大一部分,难怪老大会觉得心里不平衡。

所以才会出现像森碟这样,用超出自己年龄的“幼稚”来争宠,希望自己能和弟弟妹妹一样,得到父母更多的关注。

其实很多时候,老大想要的,并不是完全和弟弟妹妹一样的待遇。TA只是想证明,即使有了弟弟妹妹,TA也依然是爸爸妈妈的宝贝。

有的二胎在老大面前卑微到尘埃里,有的二胎却飞扬跋扈,老大完全被碾压。

米粒妈想起湖南卫视《少年说》里的一个女孩,时隔多年,我依然记得她流泪委屈的样子。

女孩有个妹妹,比她小6岁,她一直被教育要让着妹妹,爸爸更是不分青红皂白,次次都直接指责她。

在全家都偏向妹妹的氛围里,妹妹更是变本加厉地招惹姐姐。

姐姐在《少年说》现场,对着爸爸喊话,希望爸爸能相信她一次,不要无原则的偏袒妹妹。

可爸爸的回应,却让在场的所有人心寒,连屏幕前的米粒妈,都想冲进去给他做做思想工作。

爸爸不止一次说了“孔融让梨”的典故,他一门心思地认为,以大让小没有原因,不分对错。

女孩的呼喊,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回应,女孩委屈地哭了。

比起这个委屈的女孩,另一个女孩儿就幸福了一些。

她要喊话的对象是姥姥,同样也是姐姐要不要让着弟弟妹妹的问题。

她的弟弟只有2岁,每次弟弟招惹她,姥姥都会说,你是姐姐,要让着弟弟,就算弟弟毫无来由地咬她一口,姥姥也会说弟弟小,让她让着弟弟。

女孩委屈地说,我也是个孩子,我也需要照顾,不应该把所有的爱,都放在弟弟身上。

姥姥脸上带着慈祥的笑,对女孩说,对不起,让你受委屈了,以后我会改。

女孩走到姥姥身边,姥姥抱着快跟她一样高的外孙女,拍着她的肩膀说,“让我家宝宝受委屈了”。

看到这个画面,米粒妈也忍不住流泪了。女孩想要的,并不是家人所有的爱。

她只是想让家人能平等地对待她。即使不能完全平等,至少也不能是一边倒的偏爱。

其实,对多子女的家庭来说,老大是有先天优势的。作为第一个出生的孩子,他得到过家人全部的关注,更像是这个领地里第一个主人。

再说了,他比弟弟妹妹都大,不管是动嘴还是动手,小的都不是他对手。

所以说,有如此的先天优势,还被弟弟妹妹欺负的,都是家人对弟弟妹妹的纵容。就像让姐姐“孔融让梨”的爸爸,让姐姐让着弟弟的姥姥。

虽然说米粒妈只生了米粒一个,但我还是能理解“大的让着小的”的观念。毕竟,跟大的讲道理,还是比穿尿不湿的更容易些。

但话说回来,大的比小的懂事,也不能一味要求大的让着小的。这种捡软柿子捏的方式,必然会带来不好的后果。

米粒妈想起演员胡可的一段采访。

在弟弟小鱼儿出生后,胡可潜意识觉得,哥哥安吉应该让着弟弟。在安吉跟小鱼儿产生矛盾的时候,胡可会觉得是安吉的错。

直到有一天,胡可看到安吉恨恨地对着小鱼儿说,“都是因为你”,胡可才意识到她一碗水没端平的危害。

最直观的后果,就是老大对老二的仇视,还有被惯坏的老二,习惯忍让和吃亏的老大。

胡可开始改变对安吉的态度,她不再觉得哥哥必须让着弟弟。最初,她做裁判,充当哥哥弟弟矛盾的调解员。

后来,她给了哥哥弟弟哥哥更多的空间,让他们自己解决问题。

在一档综艺节目里,胡可开车带着两个儿子出门。小鱼儿手里拿着个小玩具,百无聊赖地安吉一把抢过小玩具,自顾自地玩起来。

小鱼儿被哥哥这突如其来的跋扈气坏了,坐在座椅上又是哭又是闹,安吉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继续玩。

胡可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两个孩子的反应,她没有说话。也许是为了平复下心情,战略性地喝了两口水。

没过多一会儿,小鱼儿不哭了,安吉不说话,本该有所作为的妈妈也是一言不发,车里是格外的安静。

也许是安吉做了“亏心事儿”有点心虚,他想打破这尴尬的安静。于是,他轻声哼起了歌,这首歌还是小鱼儿会唱的。

生气的小鱼儿,听到熟悉的音乐旋律,也不自觉地跟着哥哥哼了起来,两兄弟边唱歌,边相视一笑,车里的氛围又重新活跃起来。

坐在驾驶座上的胡可,看着后排和好的兄弟俩,大概也庆幸自己终于学会了放手吧!

一碗水端平,是很多人给二胎三胎家庭父母的建议。

但问题是,每个孩子的年龄身体状况不同,脾气秉性不同,真的做到完全平等对待,确实是不太现实。

米粒妈有个闺蜜,被两个相差1岁的儿子整得快神经衰弱了。

闺蜜努力一碗水端平,动辄上千元的乐高,哥哥弟弟明显不喜欢的玩具,她也是买完全相同的两个,就怕兄弟俩觉得偏心。

可就算是这样,她每天依然还要面对兄弟俩无止境的争宠。

“妈妈,哥哥抢我的玩具”。

“妈妈,弟弟把我的乐高扔地上了”。

“妈妈,哥哥说要打我”。

“妈妈,弟弟说我是个小狗。”

……

如果说,一个孩子的妈妈一天能听到100个妈妈,闺蜜一天能听到1000个。多出来的800个,就是1+1>2的额外赠送。(看热闹不嫌事大,米粒写过一篇生了4胞胎儿子的家庭,详情戳《三胎生了4胞胎儿子的爸爸哭了:生儿子,能治病,别不信!》)

米粒妈倒是觉得,孩子争的不是表面上的公平,不是说妈妈给弟弟买了变形金刚乐高,我一定要一模一样的。

孩子们更在乎的,是在爸爸妈妈心里,他也是被爱着,被在乎的。

所以说啊,做好表面的公平之外,更重要的是让孩子体会到内在的公平。

打个比方说,哥哥喜欢100块钱的奥特曼,弟弟喜欢200块钱的乐高,表面上看,弟弟的玩具贵,哥哥吃亏了。

可实际上呢,哥哥选的是他喜欢的,内心真正的热爱,是不能用外在的金钱衡量的。

米粒妈给闺蜜提了个醒,让她不再纠结于表面的公平,给每个孩子真正想要的,他们就不会纠结公平不公平了。

比如,每天抽出时间单独跟每个孩子相处,在单独的相处时间里,孩子可以自己选择内容。只要孩子想做的,就尽可能满足。

在这宝贵的跟父母独处的时间里,孩子能体会到父母全身心的陪伴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虽然时间很短暂,可能就十几二十分钟,却能给孩子长时间的滋养,让孩子不再通过比较确定自己被爱,他能更关注自己。

最后,米粒妈想说,有时候家长刻意营造的“一碗水端平”的表象,反而会激发孩子的比较心理。

针对每个孩子的特点,给他们不同的教养和陪伴,尊重孩子的个性,给孩子自由相处的时间,孩子反而能摸索出更适合自己的路。

就像安吉5岁时领悟出来的人生哲理一样,人生的路要自己走!

责任编辑:

分享到: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
热门专题